胰腺癌
 
胰腺癌
北京专业肿瘤专家
聚焦精准放射治疗
技术装备创新
治疗费用最高限额
全程守护诊疗质量 实施肿瘤无创打击 诊疗方法改进 保证患者切身利益
胰腺癌知识  

中国胰腺癌的现状与进展

  胰腺癌,是世界上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是一种破坏性的恶性疾病与3-6月的中位生存期和小于5%的5年生存率。尽管手术技术和辅助药物治疗有所改善,但这些数字在过去的四十年中都没有改变,死亡率接近发病率。根据全球最新估计,胰腺癌发病率数据的年龄标准化率男性为4.9/100000,女性为3.6/100000。男性的ASR死亡率为4.7/100000,女性为3.4/100000。在全球范围内,胰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年龄标准化率为4.2%和4.0%。在美国,胰腺癌的ASR发生率和死亡率分别为7.5%和7.0%。最新数据显示,据估计,2015年有48960人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在美国有40560人死于胰腺癌。
   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拥有近五分之一的全球人口。由于快速的城市化,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生活在城市地区。结合衰老和环境污染等其他因素,中国的疾病谱已从传染病转变为非传染病。在非传染性疾病中,癌症的健康负担正在增加。尽管中国的胰腺癌发病率低于西方国家,但该疾病在中国的发病率与最近的全世界一样快。在2010年,34509个人和23226名妇女胰腺癌在中国死亡,死亡人数超过了美国的。在过去的30年中,中国已经实现胰腺癌诊断和治疗的显着改善。在此回顾中国胰腺癌的现状,并描述了胰腺癌的重要流行病学,危险因素,筛查方法,诊断和治疗。此外,讨论中国胰腺癌的挑战和趋势,并探索了开发多中心合作研究系统以改善其临床结果的方法。
   基于人群的癌症注册机构收集有关年度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数据,以提供准确,最新的信息,这些信息对于癌症的预防,控制和研究至关重要。自2006年以来,美国国家中央癌症登记处发布的《癌症登记处年度报告》中的数据表明,中国胰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已逐渐上升。虽然中国癌症登记的人数正在增加,对发病率和胰腺癌的死亡率的现有数据仅覆盖约全国人口的13%,而几乎100%的美国人口的覆盖。目前,由于上述限制,仅凭癌症登记处年度报告中的数据无法估算出中国胰腺癌的真正负担。因此,扩大涵盖更多人口的癌症登记册将提高癌症负担估算的准确性。
   GLOBOCAN2012估计,胰腺癌是中国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男女的ASR-W发生率为3.6/100000。根据《2012年中国癌症登记系统年报》,胰腺癌的发病率会根据性别,地区和年龄而有所波动。2009年,登记区域中胰腺癌的原始发病率是7.28/100000,男性为8.24/100000,女性为6.29/100000,女性。ASR为3.35/100000,男性和女性分别为4.01和2.72/100000。中国城市人口胰腺癌的粗发病率是8.19/100000人,比农村地区高。女性每100000人中占4.83。年龄标准化后,数据仍高27.76%。按照世界各地的年龄结构进行标准化,城市地区的ASR发生率为每100000例4.96,也高于农村地区。在城市癌症登记地区中,上海的原油发生率最高,为每100000例15.19。
   在40岁以后,胰腺癌的年龄特定发病率急剧增加,其发病高峰在80岁左右。城镇和农村地区的趋势与整个国家相似,在50岁以后,城市地区的按年龄划分的发病率高于农村地区。0-64岁患者的累积发生率为0.21%,而0-74岁患者的累积发生率为0.54%。比较一些主要国家和大洲的年龄分布,发现中国65岁以下的患者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这意味着中国胰腺癌的诊断年龄低于西方国家。在中国,61.2%的胰腺癌患者年龄在65岁或以上,而日本则为80.1%。尽管根据性别和地区存在波动,但在中国,胰腺癌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根据中国NCCR的报告,发病率从2003年的6.26/10万增加到2009年的8.37/10万。在这7年期间,男性的发病率从6.83/100000上升到9.48/100000,女性从5.67上升到7.24/100000。农村地区胰腺癌发病率的上升趋势比城市地区更为显着。从2003年到2009年,城市地区的发病率增加1.27倍,而2009年的发病率是2003年农村地区的1.61倍。
   胰腺癌是一种灾难性的快速恶性肿瘤,预后不良。在日本等发达国家,胰腺癌的近期死亡率在增加后已趋于稳定,而在中国,由于胰腺癌引起的死亡率正在上升。尽管如此,中国的胰腺癌的患病率,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比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要低,死亡率与患病率的比较表明,胰腺癌的生存结局更差在中国比其他大多数国家都多。中国的死亡率与患病率之比为0.85,而美国为0.7,韩国为0.56,德国为0.55,日本为0.4。这种现象可能是由于胰腺癌的治疗缺乏改善,特别是在中国。根据《癌症登记册》2012年年度报告,胰腺癌是中国第七大癌症死因,死亡率为每100000例6.61,城市地区的死亡率为每100000例7.42,比2002年高出50.20%。农村地区。年龄标准化后,数据仍高出27.09%。这种趋势可能是由于社会经济状况的差异以及城乡之间生活方式的差异。在城市和农村地区,死亡率均在80岁左右达到峰值,与发病率相似。从2003年到2009年,胰腺癌的死亡率从每100000例5.63升高到7.78。死亡率的上升趋势涉及男女,以及城市和农村地区。
   胰腺癌被认为是与工业化有关的恶性肿瘤,这一事实表明大多数死亡发生在发达国家。尽管尚不清楚是什么因素导致胰腺癌,但仍有一些危险因素和已建立的遗传综合症与胰腺癌有关。尽管查明特定国家的胰腺癌风险趋势很有价值,但中国的风险因素与世界范围内的风险因素相似。最近,吸烟,肥胖和糖尿病的患病率大幅上升,可能与胰腺癌的发病率增加有关。此外,研究表明,中国环境的严重恶化和食品污染问题可能会导致癌症的发生率上升。烟草是胰腺癌的最重要的危险因素之一,与剂量和时间有关的模式已被证明为发病年龄较早。在世界范围内,男性吸烟者中有9%的癌症死亡与吸烟有关,男性吸烟者与非吸烟者相比,胰腺癌的风险高74%。最近在医院进行的病例对照研究表明,当前吸烟者的胰腺癌风险显着增加,且与年龄相关的风险呈下降趋势。吸烟者与非吸烟者相比,胰腺癌的OR为3.53,并且早上吸烟是胰腺癌的高风险因素。此外,暴露于二手烟可以增加50%的胰腺癌的风险,和儿童被动暴露于烟草烟雾有胰腺癌的双重风险作为成年人。
   肥胖与糖尿病风险增加有关,也是胰腺癌发展的危险因素。一项包括841名胰腺腺癌患者和754名健康个体的病例对照研究表明,成年早期超重体重指数为25或肥胖与胰腺癌风险增加相关。不论疾病分期或肿瘤切除状态如何,年轻的疾病发作和肥胖的肥胖都会降低胰腺癌患者的总生存率。研究表明,每增加5点BMI,男性胰腺癌的相对风险为1.16男性和女性1.10。饮食因素也与胰腺癌有关。尽管有证据表明叶酸和含叶酸的食物对胰腺癌具有保护作用,但最近的一项研究并未证实这一点。中国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多中心病例对照研究显示,减少食用蔬菜与胰腺癌显着相关,而食用肉类和水果与胰腺癌的风险没有显着相关。发现水果具有保护作用。来自上海市区的一项基于人群的病例对照研究报告说,饮食能量密度对胰腺癌的OR为每单位1.16增加,而饮食能量密度与胰腺癌风险呈正相关。的分子机制来解释这些结果没有得到很好的研究,但通过从脂肪组织和激素因素分泌分子介导的慢性炎症可能参与。结果表明,饮食和其他影响胰岛素抵抗的生活方式因素也与胰腺癌的风险有关。
   尚不清楚糖尿病是危险因素还是胰腺癌的结果。但是,胰腺切除术后糖尿病会改善,提示糖尿病可能是由胰腺癌引起的。有研究表明,经诊断患有胰腺癌患者25%的有糖尿病人,其中40%的糖尿病前期。糖尿病和胰脏癌之间的关联已被总结于几个荟萃分析。报告指出,相对于没有糖尿病的患者,患有糖尿病的患者发生胰腺癌的总风险为1.82。胰腺癌的风险随着糖尿病持续时间的增加而降低。与5年或更长时间的糖尿病患者相比,4年以内的糖尿病患者发生胰腺癌的风险增加了50%。糖尿病持续了5年或更长时间的患者的相对危险度比没有糖尿病的患者高50%。这并不奇怪,因为胰腺癌相关的糖尿病主要是新发的。在一项中国回顾性队列研究中,与普通人群相比,男性和女性2型糖尿病患者发生胰腺癌的可能性分别高出2.97和2.68倍。结果表明,胰腺癌患者中糖尿病的发生率高于对照组。
   尽管胰腺癌的发生似乎是零星的,但据报道有5%-10%的胰腺癌患者有遗传因素。遗传性胰腺癌易感病例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包括遗传性癌症综合症,例如林奇综合症,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Peutz-Jeghers综合征和家族性非典型多发性黑素瘤综合征,其特征在于特定的种系基因突变,并且与胰腺癌的风险增加相关。第二类包括遗传性胰腺炎和囊性纤维化等疾病,其中胰腺癌的发展具有遗传易感性。第三类是家族性胰腺癌,定义为两个或两个以上患有胰腺癌的一级亲属,不符合其他遗传性癌症综合征的标准,且胰腺癌的风险增加。其他危险因素包括男性性别,收入低,高龄,酒精使用,慢性胰腺炎,胆囊切除术或部分胃切除术的历史和慢性感染也被证明与胰腺癌相关联。此外据报道,一些胰腺囊性病变,如导管内乳头状粘液性肿瘤和粘液性囊性肿瘤,有可能发展为浸润性胰腺癌,并且这些病变的患者属于胰腺癌高危人群。除上述危险因素外,其他因素,例如环境污染和食物污染,正在成为影响中国公共卫生的严重问题,可能与胰腺癌的发展趋势有关。尽管到目前为止,这些关联尚缺乏可靠的流行病学证据,但最近的一项队列研究表明,焚烧炉中直径小于10um的空气中颗粒物与胰腺癌的死亡率有关。
   最近的研究表明,胰腺癌的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平均近17年癌起始细胞转移癌亚克隆,随后死后大约2.7年。患者小肿瘤检测在早期据说有更好的结果。因此,针对高危人群的筛查计划可为胰腺癌患者带来更好的预后。目前,中国尚无针对胰腺癌的全国性筛查计划。实施基于人口的筛查方案的障碍包括令人信服的准确性和成本效益数据不足;设备不足;此类筛查计划的保险范围不足。迄今为止,关于高危胰腺癌患者的定义尚无共识。在中国谁是病人在胰腺癌的高危人群,可能是由以下为特征:年龄超过40岁,并表现出非特异性腹部症状;胰腺癌家族史;新发糖尿病,尤其是那些患有非典型糖尿病或胰岛素抵抗迅速发展且没有家族史或肥胖症的60岁以上的人群;慢性胰腺炎,特别是伴有癌前病变的;导管内乳头状粘液性肿瘤;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远端胃大部切除术用于良性疾病,尤其是切除后20年;大量吸烟或饮酒或长期接触有害化学物质。当遇到这些人群时,建议使用非侵入性筛查方法,例如超声检查,计算机断层扫描,磁共振成像和磁共振胆胰胰脏造影,并结合胰腺癌相关的生物标志物检查。在这些高风险人群中,新发糖尿病患者可能是早期胰腺癌的诱人筛查对象。在高危人群中筛查早期胰腺癌的潜在临床益处似乎超过乳腺癌。
   用于检测胰腺癌的筛查方式主要包括超声检查,CT,MRI,MRCP和内窥镜超声检查。超声检查是一种无创且具有成本效益的方法,尽管它不是一种可靠的方法,但它通常是针对可疑胰腺病变患者的一线筛查工具,并且高度依赖于操作者的经验和患者的身体习惯。对比增强CT现在已成为评估胰腺疾病的全球影像学手段,并且可能是评估胰腺癌可切除性的最佳手段。然而,辐射暴露和次优检测率限制其作为无症状高危人群的常规筛查工具的使用。研究表明,MRI和EUS对胰腺肿瘤的早期诊断可能比CT更好。因此,提出初始筛查应包括有或没有MRI或MRCP的EUS,但不包括CT或内镜逆行胰胆管造影。然而,MRI的高成本和有限的可用性通常意味着仅在超声检查或CT之后才使用MRI。尽管EUS在多个国际计划中已被用作筛查胰腺癌的主要影像学手段,在上海只有5.7%的患者接受了EUS以检测胰腺癌。对EUS结果的评估取决于医生的经验。它在中国没有广泛使用,仅在一些大型医疗中心定期进行。
   早期胰腺癌筛查的局限性是缺乏敏感和特异性标记。与不需要的成像或更具侵入性的测试相比,由于易于采集,血清标志物始终是首选。碳水化合物抗原19-9是目前唯一可预测的胰腺癌治疗结果的生物标志物,通常用于筛查该疾病。然而,由于胰腺癌的发病率较低,基于每100000发生率12.1,每例真阳性病例的高特异性和敏感性的血液标记物将导致83例假阳性在美国。因此,检测胰腺癌的敏感性差至中度,限制了其在筛查中的应用。例如,根据中国的一项研究,CA19-9的敏感性仅为57%,准确性为67.7%。这些结果表明CA19-9在检测早期胰腺癌中的价值有限。
   诊断时的癌症分期是影响胰腺癌患者生存的重要因素。在中国进行的一项全国性多中心研究表明,胰腺癌患者中有18.4%在I或II期接受了诊断,而81.6%在III或IV期接受了诊断。最近的一项研究包括2004-2009年上海市癌症登记处记录的11672例病例。报告指出,近42.9%的患者在诊断时出现区域或远处转移,而49.2%的患者则出现局部疾病。中位生存期为3.9个月,总体5年生存率为4.1%。该研究中该人群存活率低的原因包括胰腺癌的延迟诊断。相反,在胰腺癌的早期发现方面,美国比中国要好。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监视,流行病学和最终结果数据库中分析2004年至2011年之间的13113例胰腺导管腺癌患者,该数据库被认为是美国人群的代表。发现有62.9%的胰腺癌患者在I或II期得到诊断,而37.1%在III或IV期得到诊断。由于胰腺癌没有明显的症状,因此通常可以在患者出现腹痛或黄疸症状时进行诊断。大多数诊断为胰腺癌的患者由于晚期而缺乏进行根治性手术的机会。重要的是要确定胰腺癌的手术切除,因为胰腺手术后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很高,即使在高容量医疗中心是非常重要的。放射成像是胰腺癌可切除性的初步检测,分期和评估的重要方法,其中包括原发肿瘤的识别,局部病变可切除性和远处转移。
   多探测器行计算机断层扫描是一种用于评估胰腺癌的全球成像方法。在中国,被诊断出胰腺癌的患者中有超过75%接受MDCT。MDCT具有良好的时空分辨率和解剖学覆盖。MDCT可以评估局部肿瘤可切除性和远处转移。它也是血管受累,评估最佳成像模态是用于肿瘤的可切除预测关键。MRI目前也用于胰腺疾病患者。与CT相比,MRI不仅是表征胰腺肿块的出色工具,而且还是无创划定胰腺导管系统的成功技术,可替代ERCP。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CT是用于检测胰腺癌是有用的,在整个身体尤其是转移瘤。然而,PET/CT的广泛应用在中国由它的高速率的假阳性结果,低空间分辨率,以及高成本限制。
   作为MDCT的专家,其他成像方式在中国患者中并未得到广泛使用。在西方国家,EUS近年来已广泛用于检测胰腺癌,特别是对于高危人群和小肿瘤患者。此外,EUS引导的细针穿刺术具有独特的能力来获取标本,以进行这种破坏性疾病的组织病理学诊断,尤其是在无法切除的患者中。使用包括2034例胰腺癌患者的SEER-Medicare数据,显示术前EUS-FNA不会损害胰腺癌的生存。然而,尽管EUS-FNA现在已成为西方国家的医疗标准,但在中国并未得到广泛应用。在中国只有不到40%的诊断为胰腺癌的病例经过组织学证实,大部分是通过手术进行病理学诊断。EUS在中国的应用有限,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么多被诊断为无法切除的胰腺癌的患者缺乏组织学确认。
   少于20%的患者有资格进行根治性切除,因为通常在晚期才检测到胰腺癌。手术切除是治疗的基石,它是治愈胰腺癌患者的唯一机会。许多患者即使进行根治性手术也有疾病复发。辅助化疗,放疗,靶向治疗和中药已普遍用于改善生活质量。手术切除是治疗胰腺癌的唯一可能的治疗方法。评估局部血管的参与是确定肿瘤可切除性的关键。随着近几十年来胰腺手术安全性的提高,希望改善长期生存,外科医生继续探索更广泛的手术的作用。患者是否应该接受延长的淋巴结清扫术是有争议的。荟萃分析比较在胰腺十二指肠切除术中标准的淋巴结清扫术与延长的淋巴结清扫术对胰腺癌的影响,发现延长的手术无助于总生存,甚至可能导致发病率增加的趋势。由于没有显示出长期生存的益处,因此标准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仍然是胰头癌的选择。
   在中国胰腺手术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可以是朝向微创方法,特别是远端胰腺,其可以得到广泛的接受治疗良性和低恶性肿瘤。最近的一项荟萃分析报告说,腹腔镜远端胰腺切除术可减少医院的失血量和时间,并降低总体并发症和感染的发生率,但并没有降低术后胰腺瘘的发生率或死亡率。机器人手术的应用优于腹腔镜检查,包括R0切除率,以及更高的淋巴结产生率。最新研究表明,全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在胰腺导管腺癌的设置中是可行的,并且比开放式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具有优势,包括住院时间更短,恢复更快,使患者能够康复及时进行辅助治疗。TLPD组的无进展生存期也明显长于OPD组,而两组的总生存率相似。尽管如此,由于成本压力,机器人胰腺切除术目前在中国并不常见。尽管如此,其效果和好处还需要更多的中国数据来证实。
   在中国,晚期胰腺癌患者的化学疗法已广泛普及。吉西他滨是胰腺癌治疗的金标准,在总生存率方面有适度的改善。基于吉西他滨的联合化疗已成为晚期胰腺癌的一线药物,已有十多年的历史,并且显示出优异的临床反应和生存率。研究显示,在一项基于人群的研究中招募的846位胰腺癌患者中,有30%以上接受化疗,而9.6%的患者接受联合治疗。胰腺癌的局部动脉内灌注化疗已被安全地用于抑制肿瘤的生长,并且在减少肝转移的发生率方面更有效。接受区域动脉内灌注化疗的50例患者的无病生存时间和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15.5和18mo。然而,由于其侵入性,局部动脉化疗的必要性仍存在争议。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和FOLFIRINOX已经被最近报道改善显著转移性胰腺癌的存活。然而,由于毒性增加和保险未涵盖的高成本,这两种方案目前在中国并不流行。其存活率并不逊于吉西他滨,并且对局部晚期和转移性胰腺癌具有可接受的耐受性。只有小规模临床研究已进行评估这些方案对中国晚期胰腺癌。靶向治疗有望改善晚期胰腺癌的生存率。然而,靶向治疗几种III期临床试验并不优于标准化疗。此外,药物报销政策严重影响中国全身疗法的可用性。大多数靶向药物不受保险保障,导致患者的医疗费用过高,并限制了晚期胰腺癌的治疗选择。
   在中国,放疗用于胰腺癌并不普遍。例如上海只有3.5%的患者接受放射治疗作为其主要治疗的一部分。一项研究对胰腺导管腺癌进行研究,在565例患者中,只有14例接受术后放疗。在中国接受放疗的胰腺癌患者比例低于美国。根据SEER数据库,从2004年到2008年,该研究包括2966例患者,其中62.1%的胰腺癌患者接受了术后放疗,并具有相关的生存获益。但是,与中国新发胰腺癌的发生率相似,放疗的使用也在增加。鉴于与同期放化疗或单纯化疗相比,同时进行放化疗的患者具有更好的长期生存,因此对S-1联合吉西他滨联合放疗的疗效进行了研究,在中国局部晚期患者中似乎很有希望。在完成计划化疗的32例患者中,有30例接受放化疗。中位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分别为15.2和9.3mo。1年和2年生存率分别为75%和34.4%。
   以草药为主的中药占中国医药市场的40%左右。此外,大约90%的肿瘤科医生开了药方,而80%的癌症患者服用了中药。中药的广泛应用可能与人们相信中药可以改善癌症患者的免疫功能和生活质量有关。华蟾素注射液,是由中华蟾蜍皮肤制成的水溶性制剂,已在中国用于胰腺癌的治疗。然而,最近一项随机化的II期临床试验表明,华蟾舒联合吉西他滨不能改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胰腺癌患者的生存。姜黄根在中国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活性成分被认为是姜黄素,姜黄素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可用,并已显示出对各种恶性肿瘤的活性。在一项包括25名患者的II期研究中,姜黄素显示一些晚期胰腺癌患者的临床生物学活性,但无毒性。另一项针对21例患者的I/II期研究表明,接受吉西他滨耐药的胰腺癌患者接受8g/d口服姜黄素联合吉西他滨化疗的联合治疗的中位生存期为161d,一年生存率为19%。但是,吸收差会限制口服姜黄素的临床活性。为了提高姜黄素的吸收,纳米技术和脂质体包封的姜黄素已经研究在体外和体内用于胰腺癌。
   自2007年以来,与中国的胰腺癌相关的科学出版物迅速增长,无论中国的出版物总数远远少于美国的事实。2013年,中国的出版物数量超过了日本,仅次于美国。中国胰腺癌研究的如此巨大发展可能得益于中国政府不断增加的资助,其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最重要的研究基金之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为胰腺癌相关研究提供的资金稳步增加。但是,对不同癌症类型的投资仍然不平衡。与胰腺癌相关的研究经费少于其他类型的癌症,例如肝癌,乳腺癌和胃癌。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胰腺癌的研究经费投入比例一直没有增长。然而,随着中国发表的科学论文的迅速增长,人们越来越担心其中许多论文的质量较差。高质量的临床试验对于护理胰腺癌患者的临床决策至关重要。由于研究资金短缺,Pubmed仅发表84项临床试验,而中国目前注册的胰腺癌临床试验有75项,这一数字远远少于发达国家。这可能解释中国高质量胰腺癌研究的不足。因此,中国需要建立一个胰腺癌多中心合作研究体系,参加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或者加入一个国际胰腺癌合作组织。
   全世界每年有超过330000名患者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在过去的40年中,其生存率几乎没有变化。中国胰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在增加。根据最新预测,到2035年,中国约有77497名男性和52868名女性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到那时,每年将有近130000例患者死于胰腺癌。这一预测意味着,未来几年中国胰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可能会更快地增长,中国将面临巨大的胰腺癌负担。与某些癌症不同,胰腺癌很难及早发现,通常在晚期才发现。如果没有既定的筛查程序,则可以通过提供全面的影像学和遗传学策略来识别高危个体中可治愈的癌症,从而将资源分配给早期检测。有些患者接受了积极的外科手术或辅助治疗,而有些则没有得到充分的治疗。提供综合评估和治疗的多学科护理是管理癌症患者的最有效方法。但是,目前在中国大多数中心,甚至在高容量的中心,都很少建立专门从事胰腺癌的多学科团队。因此,迫切需要胰腺癌的多学科管理。尽管在中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胰腺癌中心,但已经开展了罕见的多中心合作研究。中国政府应认识到胰腺癌领域研究经费的不足。由政府资助的更多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胰腺癌的生物学行为并获得成功的治疗。为了提高护理质量并降低胰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需要增加对教育和医疗保健的投资。

 
  华夏精放  
  由著名肿瘤医学家、首届“国之名医—卓越建树奖”获得者夏廷毅教授担任医学总顾问;著名放射肿瘤物理学家、中国肿瘤放疗事业特殊贡献奖获得者张红志教授担任物理技术总顾问,领率国家一大批肿瘤放疗专家和物理师组建专业团队,聚焦精准放疗,整合多学科资源,通过专家下沉基层开展医疗技术服务,助推肿瘤精准放射医学产、学、研、用全链条一体化发展,全面提高全国各地肿瘤病人精准放疗可及性和综合治疗水平,最大限度满足肿瘤患者就地就近享受高水准、高质量人性化诊疗服务。
  常见就诊问题
 
  胰腺癌信息
 
  联系方式
电话:4000-288-120
 
 
 

 

胰腺癌 | 鼻咽癌 | 脊索瘤 | 质子治疗

"华夏精放"精准放疗网

   
"华夏精放"精准放疗网热线
4000-288-120